小青的情人 第16章

    时间:2018-02-06 在正值下班的尖峰时间,新生南路车水马龙、行人携攘的人行道上,杨小青焦虑无比地等候徐立彬。五点一到,他掬着满面笑容出现了,对她说:「没想到,咱们两人的约会,会变成一大伙人的聚餐!……还好你能先出来跟我会面,不然在其他人眼前,我们可就尴尬了……」
      「谁叫你要答应王晓茹嘛!?……把人家先约好的放第二位,本来可以整个晚上在一起的,搞得时间又要不够了!……加上,还有正经事要问你、要跟你谈……」小青呶起唇娇嗔地说。
      「问我?谈什么?……怎么?我们享受彼此还没两天,你就正经起来,要谈判啦!?……那,那咱们还玩不玩呢?」徐立彬的手揽住小青的腰。
      「在马路上,别搂嘛!……哎哟,人家心里矛盾死了!」小青扭了开说。
      「这样吧,我们到一家茶艺馆去谈,聊到你满意,再去紫滕轩跟另外……其他的她们见面,好吗?……」徐立彬建议之际,脚步已经移动了。
      「好吧!……那,不过等下在紫滕轩完了以后,时间还早的话,或许我们可以……再去那家宾馆吗?」杨小青跟着男人的步伐,边走边问他。
      「可以啊!只要你不嫌太晚,我当然奉陪!……」
      「幸亏我先生……晚上也要出去,说是跟人约好了打牌。其实谁晓得?!
      唯一可以确定……不到清晨三、四点,他是绝不会回家的!……这样,倒给了我们能相处久一点的机会。「小青心里高兴地解释给男人听。
      「那再好也不过了!……今晚我们就可以……多玩玩啰?!」
      「嗯!……」「也希望你,更多爱我一点!」小青回应时,心中盼着。
      穿越罗斯福路地下道,小青的手被徐立彬牵着时,她心里觉得好温暖;像跟他是一对情侣般地,把自己身子偎住男人。心里打定主意:她不要和他「谈判」
      了,也不要问他什么其他的……女人了!
      ………………
      「青山茶芦」是在汀洲街某巷,一间地下室里的茶艺馆。整间茶馆只有一张茶桌,其余都是沿小甬道排列成的一个个隔间,以台湾传统的古木床,挂上帐帘维持隐蔽的私人「茶座」、「密室」。
      杨小青随徐立彬走下楼梯后,见这茶艺馆竟有如此布局,便惊讶地歎道:「原来茶艺馆……是这样子的啊!」柜檯小姐在一旁听了都笑了。
      「没见过吧!这是台湾独有的休闲空间之一哩!」徐立彬解释着说。
      年轻的柜檯小姐引他们到甬道底最后一个隔间,对他们笑着容满面地说:「现在客人不多,挑这间比较宁静一点的,好吗?」
      徐立彬不问小青,点头就说「好。」
      小青朝隔间里一瞧。见床板上铺了榻榻米(厚草垫),中央是张矮茶几、煮水的小火炉,让人盘膝品茶聊天;榻上摆了几个枕头大的软垫,可供倚靠、躺佯,或舒畅久座的筋骨;如果放下隔间木栏的帐帘,里头的人,就更可以作些比较不足为人道的事了。
      柜檯小姐倾身到榻上,点燃了炉火和茶几上的小烛灯,问他们喝什么茶?徐立彬徵询小青,小青说「随便」。他要了茉莉花茶,小姐就走了。
      「好奇怪的地方喔!你怎么会知道有?……」小青脱了鞋一爬上榻就问。
      「去年跟别人来过,就长了见识嘛!」徐立彬笑答,也上了榻。
      小青带笑瞧着徐立彬,好奇地问:「跟男的还女的,在这种地方?」
      「跟一伙人呀,别想歪了!……难道这就是你要问、要谈的话题吗?」
      小青情深地望了他一晌,摇摇头说:「不是啦!……只是想到……」
      柜檯小姐端来一盘茶包、乾果、零嘴,把茉莉花茶搁在茶几上,徐立彬取了两包蜜饯、橄榄,对她笑笑。小姐走前丢下一句「敬请享用吧。」
      「她怎么说『尽情享受』呢?……好那个喔!」小青不解地问徐立彬。
      「她只说『敬请享用』啊!你脑子想到那去了?」徐立彬笑着开始泡茶。
      杨小青脸颊腼腆而泛红了,瞟向男人一眼,娇声嗲气地应着:「别又笑人家嘛!都是你,把人带到这儿,害人家……才这么想的!」
      「那~,小心肝!既然如此,你就过来吧,咱们亲热一下好了。」
      ………………
      小青挪身绕过茶几,半爬到男的身旁,抬头朝木栏望了望。徐立彬会意地起身解开挂钩、垂下遮断视线的帐帘。顿时,喝茶的隔间和床榻也就合为一体,在烛光闪烁中,变得浪漫起来……
      「如何?在没有门,又不能上锁的空间里……你敢不敢大胆……?」
      被男的这样问,偎在他怀里的小青咬了咬唇,想到自己从来不曾与任何男人在可能被窥见的地方作过那种事,不禁感到极度新鲜而刺激;于是她两眼眨呀眨的,对徐立彬笑着反问:「你……想怎么样呀?!……小姐大概不会来掀帘子,我只恐怕……我们的声音会太大,吵到她耶!」
      「那就小声些……也许,不要真的弄,光亲亲好了!」徐立彬亲着她说。
      「哎哟~!弄什么真的假的,你又不是美国总统,分那么清楚干嘛呀!」
      「嘻嘻,会联想到克林顿,你也蛮够风趣的!依照他的定义,如果不肏进去,就不算性关係,不算通姦,法律上就站得住了,对吗?」
      男人开玩笑时,还吻小青的颈子。引得她咯咯笑着:「好痒……喔~!」
      徐立彬乘小青扭动身子,将她的麻质外套脱了,使无袖的薄衫暴露出双肩、粉臂;然后,他用两手抚住小青的乳房,开始轻轻捏弄。
      「噢~呜!」小青眼睛一闭,哼出被触的快感,轻声喊:「好舒服啊!」
      男人舔着小青的耳垂,同时手指隔着薄衫、胸罩,掐她已经硬挺的奶头。
      惹得小青被窄裙紧裹的下身,曲并的腿间,渐渐湿润,忍不住将两条大腿夹住,互相磳磨。她把一只手伸到徐立彬裤子上,寻找他的棍状物,才一抓住那根条硬梆梆的大东西,就立刻搓揉起来。
      「你好急迫喔!……是不是饿得想吃东西了?」男的故意问。
      「嗯!好饿喔!……都想吃了!」小青翻过身,呈着一脸娇媚朝他点头。
      十分主动的小青,把男的裤子拉炼拉下,小手捞出粗硬的大鸡巴。然后二话不说,就侧倚身子,俯下头,将那颗大龟头含在口中吮吸了。嘴巴里被男人的大肉球胀得满满的,小青从心底油然产生一种莫名的激动,一手紧握他直挺挺的肉茎,另一手伸到男人的胸口,拉扯他的衬衫。
      「啊~!」徐立彬忍不住歎出声来,一把抓住小青的头髮,纠成一朿,好低下头一眼就能看到她口含肉茎的脸庞。小青的两眼虽紧闭着,但心里却想像此刻自己在男人眼里,为他口交的模样;同时,也更莫名其妙地想起自己在加州,每次跟那个叫查理的银行经理,吃「异国情调」宵夜时的那幅疯狂劲儿。(请参阅「小青的故事」第7~12集)
      仅管这剎那间超越时空的回忆,与小青此刻的所作所为并无关联,但它却引发了小青更亢奋的性慾,使她愈加疯狂地张大了嘴,开始把头一起一落、没命似地吞噬徐立彬粗壮的大鸡巴。而且一面吞,一面娇哼着。
      「啊~,小心肝!……你的嘴巴美妙极了!……吸得我……好舒服!……啊~啊!太棒了,简直想不到!……你怎么这么会呀?!」
      徐立彬的讚美,使小青更心花怒放了,把低着的头旋绕着,喉咙里娇吟似的闷哼得抑扬顿挫;直到男人忍不住紧纠着她头髮,将她的脸提起来,使她的唇滑回到龟头颈上,只能含住那颗大肉球在嘴里,以既媚蕩、却又满哀怨似的两眼,望着他。
      小青眼中瞧见的男人,脸上写满了无比享受的表情,让她感觉他的癡醉、他的兴奋,都是因为自己深深爱着他,才会如此情不自禁,将一生所学的「口交技术」,全无保留奉献给他的。一股难言的冲动,由心中涌上来,小青吐出男人的龟头,对他大大歎了一口气说:「啊~!宝贝!因为我……我爱你嘛!……因为爱你,也才更爱你的……大鸡巴嘛!……宝贝,喜不喜欢我?喜不喜欢我吃你的……大鸡巴?!」
      「喜欢,喜欢极了!……不过,心肝妹妹!……我还是比较喜欢听你喊哥哥,你知道吗?你喊我宝贝的时候,我总会以为……你在叫另一个男人,是喊给他听的呢!……」
      听见男人这么说,杨小青的心头一紧,几乎就要哭了出来。
      「不!不,宝贝!宝贝就是你嘛!……我……我爱你都来不及,怎么还会叫另一个男人呢!?」
      小青内心里叫着,但是却不再像以前那样,在床上对男人愈解释愈说不清楚,引来更多不必要的麻烦。于是,她立刻顺从了徐立彬,嗲声唤着:「哥~!哥哥~!……彬哥~!……妹妹好爱吃……大鸡巴喔!」
      说完,小青就跪爬在男人身侧,曲着双膝把自己的圆臀撑举起来。然后,像那种演A片的女人一样,将头髮甩向一边,好让男的更看清自己的脸孔,才俯首下去,含住徐立彬的大龟头,开始再度吧哒、吧哒、咕吱、咕吱地吞食鸡巴;同时也禁不住在这姿势下,翘高起自己浑圆的屁股,阵阵扭动……
      徐立彬享受时,也没忘记关心小青,他挪来一个软垫,塞到她肚子底下,叫她把膝盖放在垫上,说这样硬硬的榻榻米就不会弄痛她了。小青心里好感动,马上照作了,跪在垫上;一面吸鸡巴,一面由喉咙哼出彷彿说谢谢的声音。
      男人的手由小青的膝弯往上,抚摸她的大腿,掀起紧贴的窄裙缘,把它往上推撩到丰臀上,露出她下体紧裹在裤袜里的曲线。少掉了窄裙的束缚,小青自动更分开跪着的两腿,也加大了屁股摇甩的幅度。
      「还会不会太紧?……要不要我把裙扣子也解开?……」徐立彬问她。
      小青嘴里含着肉茎,嗯哼点头回应。于是男人就将她裙腰的扣子解了,拉开臀顶的拉炼,把鬆掉的窄裙整个掀翻,推挤到纤腰上。小青想像着此刻自己在男人眼中的模样,不由得记起在加州的「现任男友」,也特别喜欢看自己衣衫零乱不整,说女人在那种时候,才格外「性感」。
      「真美!青妹妹……现在你这样衣冠不整的,摆出这种翘屁股的姿势,真好看!……而且,你吸鸡巴的脸也漂亮极了!嗯~!……妹妹真性感!真会讨哥哥的喜欢!」
      徐立彬夸讚着;探到小青低下的胸部,隔着薄衫、奶罩,反手抚弄她的小乳房,指头一轻一重地捻捏她硬凸凸的奶头。小青闷哼得更娇、更蕩了,心想:「天哪!原来他也……跟我男友一样,喜欢衣衫零乱的女人啊!」
      徐立彬一手玩弄小青的乳房,一手移到她背后,很容易就由鬆掉的裙腰里拉出她穿的薄衫,推到肩背上,使她光洁的背脊暴露了出来。而小青今天戴的胸罩恰好是由背后扣上的,男的见到,就更熟稔地解开它,使奶罩一鬆,垮落了下去。然后,他的手探回到小青胸口上,就直接玩弄起她的两只小乳房了。
      被刺激得受不了,小青吐出大鸡巴,仰起头,两眼对徐立彬妖媚、蕩漾地一瞟,张大了嘴,歎叫着:「哥~!你好会玩人家的……奶奶喔!」
      大概叫得太大声了,连徐立彬都不好意思,立起食指到唇上:「嘘~!要小声点啊!……柜檯小姐听到了,会认为我们有伤风化哩!」
      小青整个脸都红了,不顾全身衣衫零乱,扑进男的怀中,撒娇似地轻喊:「哎哟~!……人家……就是要讨你喜欢的嘛!可是……要是连声音都不能出,怎么玩嘛?……教人怎受得了嘛!宝贝。不,哥~!」
      徐立彬以唇封住小青的口,热情地、狠狠地吻她,使她不能再说话。同时,他以两手捧住了小青的屁股,搓揉她的圆臀。刺激得她整个娇躯窝在男的怀里,又扭、又磳的。
      「你就先忍着些吧!……待会紫滕轩完了以后,再到宾馆里不怕被人听的时候,你再叫多大声都可以……」徐立彬吻到小青的耳边说。
      「天哪,好等不及喔!……这种玩法……喔~鸣!……真。要命死了啦!
      哥~!还有你的手……啊——啊~!那样子弄人家屁股……噢~鸣!……会把人家……「小青的屁股愈摇愈厉害,徐立彬抓捏她臀瓣的两手也愈加粗鲁;隔着裤袜和三角裤,手指嵌到她的肉沟、肉缝中不断扣刮,甚至还时时顶入小青凹陷的肉坑、蜜屄里挖呀挖的。弄得她淫液不断渗出,很快就浸透了三角裤的布质,把裤袜也湿透了一大片。
      「……裤子都搞湿掉了啊!哥~!」小青附在男的耳边告状似的唤着。
      徐立彬轻轻笑着问她:「怎办呢,小心肝?……那就不弄你屁股好了。」
      「不!人家要你弄嘛!……把我裤子脱掉,直接玩弄好了!宝。哥哥~!
      我……你知道的嘛,我的屁股最敏感了,被人一碰就好有反应的……「于是,徐立彬把小青推起,将她裤袜、三角裤一併剥下。同时对她叮咛:」好吧,不过可别又像刚才那样,太大声了喔!……这样吧,我一面玩你屁股,你就含住鸡巴吸,免得……「
      「好嘛,好嘛!你怎样都行,反正我也爱吸鸡巴……哥~!你弄我屁股,同时也……舔我好不好?我……好喜欢给男人舔耶!」
      徐立彬笑着点头,一面把矮茶几推到一旁,腾出大些空间,再将软垫子搁好,以便两人作那颠銮倒凤凰、女上男下的69式的口交。光屁股的小青瞧他这番用心,想到男人能为自己的舒畅而考虑得如此周到,觉得有他真幸福,也更加深了对徐立彬的爱意。
      两人相互口交之前,小青酌了两小杯的茶,端给男的一杯,示意他与自己相对啜饮。两人这才品嚐了到茶艺馆来喝的第一口茶。
      「真想不到,本来是喝茶聊天的,结果却这样……」小青笑着。
      「衣冠不整……半裸体裎相见,也真够绝了!那……就庆祝我们的……初度口交而乾杯吧!……」
      「也为我们以后……有更多机会在一起……」小青既开心又感动地说。
      ………………
      台北六点来钟的黄昏,初上的夜灯四处闪烁之际,罗斯福路新生南路口,车水马龙的交通挤得水洩不通,行人走不得也哥哥,反映着整个社会的匆勿和忙乱。但在这地下室茶艺馆的一角,由美国来台相会的「情侣」,却无视一切,纠缠在一起,以热吻、爱抚,专情地彼此取悦;也沉醉在相互付出的欢愉中。
      对「过来人」杨小青而言,被所爱的男人吻着、舔着,让他的嘴、唇、舌头,在自己身上最隐密的地方盘旋、徘徊、探索、挑逗;感受由他口里送来的情意,代表着男人要使自己肉体欢悦的热切,也明知他高超的调情技术,一定会教自己忍不住的发疯到极点;这些,都令她在尚未体会、品嚐到之前,就已经要欣喜若狂了。
      而且,嘴里含着一根男人的大鸡巴,让它佔满在口腔里,使自己什么话都不能讲,顶多只能嗯哼着淫声;在受制于他的同时,把心里所有的激情都表现在嘴上、唇上,和一上一下吞噬鸡巴的动作中;以这种方式,给他无比的乐趣,也让男人觉得佔有、征服自己的满足和得意;不正是男女口交时,情、欲交织,心灵、肉体相熔,和两人都愿为对方献出一切,最强烈的象徵、最明确的证明吗?
      杨小青跪趴在徐立彬上面,两人头朝着脚,脸对着彼此的性器和屁股,不断地亲着、吻着;她紧紧吮吸、吞噬他的大鸡巴,他阵阵舔食、勾戳她的小屄;两人的手,在对方身体最敏感的地带爱抚、挑逗、搓揉、把玩、……
      口水、淫液湿淋淋、滑溜溜地偏布在两人的私处,和大腿间、屁股上;蘸抹在唇边、嘴角、脸颊上;甚至小青垂散的黑髮梢、徐立彬的鼻头,也都沾湿了不知是什么液汁的水……
      两人被对方这样爱着的反应,很快地就如燃着了、袭捲而来的撩原之火,激烈、疯狂起来。挣扎、挺动、摇曳的身体,振蕩得愈来愈急促、愈来愈迫切;两人同时发出无法抑制的嗯哼、歎息、娇吟、和呼喘的声浪,洋溢在垂帘后的床榻里。
      「啊~!!青!心肝妹妹!……吸吧!用力吸鸡巴!哥……马上要就喷出来了……」
      「嗯~!嗯~~!……唔~嗯——。-嗯-。!!嗯~~~!!!」
      「啊!啊~~!!……出来了!……妹妹!我出来了!」
      「嗯~~!嗯~~~~!!唔~呜~嗯!!」
      杨小青的高潮和徐立彬喷出精液的剎那是同时的,在几乎昏迷的状态下,她居然还一口一口,将男人的浓汤似的浆汁,全都吞嚥了下去,一滴也不剩的尽饮完之后,才大歎出一口气。调转身子,激动到了极点,小青扑进男的怀中,娇躯还在高潮的余波里颤抖……
      她抬起头,看见徐立彬的嘴、脸、鼻头也被自己泛出的淫水所尽湿了,闪烁着晶亮亮、溶糊糊、白浆状的液汁,心里更是莫名感动,忙从茶几上取了湿毛巾,为他拭擦。
      两人再度拥抱、深深接吻,久久才分开。
      「宝贝。不,哥哥~!……你好好喔~!我……都变得好爱你了!」
      「心肝妹妹,你还不是……可爱极了!」
      ………………
      在榻上,两个人一面穿回衣裤,整理仪容,一面商量,等会儿谁先、谁后出现在其他两个大学女同学面前;和晚餐后,如何由紫滕轩脱身,才不致使她们心生疑窦。
      「唉!好伤脑筋喔!……为了相聚,得要这样见不得人似的,偷偷摸摸,还必须适应突如其来的状况,改变好不容易才约定好的计划……想到就会好伤感!
      ……「小青沉郁地歎了口气说。
      「别闷闷不乐的,好吗?……不得已才如此嘛!……可你不认为,这还是值得的吗,小心肝?……」徐立彬安慰了小青,她才露出一丝微笑。
      「嗯!……那……那我们讲定,等会紫滕轩出来,再去昨天那家宾馆,开同样那间『浪漫地中海』的房间,好不好?」小青勾挑起嘴角问男的。
      「当然,小心肝!你爱那一间的情调,我们就开那间!……行吧?」
      徐立彬吻了她。小青热烈地回吻时,感觉嘴里有茉莉花茶、混着一丝男人精液的芳香。她心里甜蜜蜜的……
      ………………

友情提示:请勿长时间观看成人影视,注意保护视力并预防近视,合理安排时间,享受健康生活。

版权声明:本网站为非赢利性站点,本网站所有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相关站点自动搜索采集信息,相关链接已经注明来源。

联系我们:oopp112233qq@gmail.com 激情综合站:草榴2013_中国首届撸管大赛_偷偷撸图片搜索_草榴社区登录 为海外华人服务,提供综合成人信息,免费的综合成人精彩内容。

站点申明:本站内容均收集于互联网,网站在美国进行维护,受美国法律保护。本站无意侵犯任何国家的宪法,如果当地法令禁止进入,请马上离开!